MoWang我是鱼🐟


诗中画 梦中仙 水边雾 月下花
如果只有残忍变成现实
那那么多日夜的饱含泪水的绝望又能变成什么呢
无非是灰烬罢了
无非是虚妄罢了

刚品出一点味道,就又开始丢掉

人鱼小姐与海鸟先生 byMoWang我是鱼🐟

其实她生活在大海里,这里海水诡谲,漩涡密布。她经常盯着海面发呆。海面上的风暴美得像隔着玻璃的彩色壁画:她在画外,灾难在画里,又或者是,她在画里,厄运在画外。也只有在被敲碎的玻璃划伤皮肤感到疼痛的一瞬间,她的心中才会划过恍惚的叹息:啊,原来我还活着。

她经常仰躺在海面上,大海是多么温柔的床,她静静感受着身下水纹的雀跃和鱼儿的嬉戏。她漫无边际地看着海鸟,海风,她注视着海平面上宫殿般的海腥味的云,沉沉睡去,日复日地,时间就这样过去。

她经常自言自语,但一个人和一个人的对话没什么好说的,说来说去都是自己。她只好把一些话反着说,说的时候增添点幻想,像是给咸腥的海藻加了一些甘甜的血,或是平淡的水。她说,我不是一个人。她说,我生活在岛屿上。她说,我是世界上游得最快的。她说,她很幸福。说得久了,她自己竟然也信以为真。

最近,她爱上了一只海鸟。海鸟先生总会在暴风要来的时候大喊:风来啦。在暴雨袭击的时候喊:雨来啦。海鸟先生说他不是飞得最快的海鸟但也是很厉害的鸟。海鸟先生说,我会在海上,但我偶尔也会去陆地。海鸟先生不会只说,我很幸福,在他痛苦的时候也会说,我很痛苦。她看着海鸟先生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翅膀,非常的羡慕,也非常的骄傲。

海鸟先生在海上飞的时候,她就潜在海底静静地看着他。她经常会很用心地捕些小鱼给海鸟先生吃。海鸟先生喜欢在天空快速地飞翔。她慢慢地跟着。但当她拼尽全力时,却依旧跟不上海鸟先生。

她觉得她的心有点痛,她的心总是飘飘忽忽,她觉得自己游得不够快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,她记起来自己的自言自语以及经常反着说的话。其实,她是一只游得很慢的鱼。

这一片的海上都在盛传,天空中飞得最快的和海里游得最快的在一起了。她觉得她有点害怕,万一有一天海鸟先生发现她游得很慢,是不是就会抛弃她了呢?毕竟海鸟先生是很心高气傲的一只鸟,他追求飞得最快,捕得鱼最多。或许海鸟先生喜欢她是因为她被认为在这片海域游得最快。

她变得不快乐了。她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水里急匆匆地游。当有一次她和其他鱼一起在水里比赛的时候,因为控制不住速度,她撞伤了她的胳膊。她变得胆怯了起来,她经常在夜晚哭泣。她很久都不再浮出海面看着天空云彩和海风了。

海鸟先生问她怎么受的伤。她不敢说是自己在偷偷跟别人比赛速度时受的伤,因为游得很快的她应该是不会去参加这种比赛的,她只能说,这是在不小心被浪冲到岩石上时撞伤的。

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谎言要用另一个谎言来弥补。最后谎言越堆越多,越积越大,谎言会炸裂,而他们将无一幸存。

她时常会想,海鸟先生到底喜欢她什么呢?如果海鸟先生一开始就知道她游不快,那还会不会喜欢她?有时候她会想鼓起勇气对海鸟先生坦白。但她又害怕,坦白了后面对的将是什么样的狂风暴雨。她想起了海面外的暴风雨,但她在海中,大海深处是那么平静。她一直在画外,远远地望着真实。

TBC